一大块碧玺

一条咸鱼水中游,出梗无文,正文无梗~
老婆是雷雷,爱她到永久~
现墙头众多,哪里遇到碧玺都不奇怪~
三观太正太纯洁的孩子勿近,本人无底线~

催眠(番外1)

                                                                     

       故地重游的感觉并不怎么样人愉快,无论是大都会或者是阿卡姆他都没有再去看一眼,只是这次不一样,当布鲁斯强行将他带到阿卡姆的时候他终究还是冲着对方发了一次脾气,即使克拉克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并不是始作俑者,背叛的滋味并不好受,他咒骂,握拳锤向墙壁,砸毁了一切他可能破坏的东西,这个地方伴随着他的记忆被冲入历史的洪流中,除了一副残骸和空壳还在向着人们诉说着往事就什么都没剩下,也没有机会挽回,或者说,他从未想到过要挽回。“或者向他低头。”卡尔诉说着,“即使是阿卡姆废弃之后,他也经常回来看看。我当然知道这个,我时刻都在关注着他。”

         布鲁斯没有搭腔,这让卡尔感觉自己就像是自言自语,如同上了年纪的老人对着破败不堪的墙壁回忆着历史“当然我知道他缅怀什么。他在怀念小丑,怀念双面,怀念所有的人。”布鲁斯发出一声叹息询问道:“你在其中么?”“不,我从来都不是他们中的一员。他不会这么做。我就像是一个陌生人,或者其他什么,即使是他知道小丑杀死路易斯之后也要求我站起来,挺直腰板继续像从前一样微笑着拯救整个世界。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卡尔呢喃着扯动嘴角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我去找他寻求一个安慰,他做的只是把我推开,就好像他不是我儿子的教父,就好像。”卡尔咬住牙齿,红色的光在瞳孔处闪烁着,热量开始灼烧扭曲空气,他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弯下始终都挺直着腰板,刻意的压抑的咆哮从他的胸腔里挤出,“我并不重要,我没有在他的人生中占有一席之地,他为我的堕落而欢呼,耻笑我的懦弱,堂而皇之的站在道德顶端指责我。”卡尔学着蝙蝠侠的语气略微晃了晃脑袋,“看看你都做了什么?路易斯不希望你这么做,我也失去了我的父母。”

         “这概念根本就不一样,告诉我布鲁斯。你是那杆枪么?”卡尔抬起头看向对方,执着的追问着,“你是么?”布鲁斯沉默着,他抬起左手又有些犹豫的放下,某种情绪开始在卡尔内心聚集翻滚放大,他依旧被关在一个笼子里,没人能把他解救出来,除了他自己。“我不是。我不是他。”布鲁斯放任卡尔的所作所为,他感觉自己就快要成功了,“后来发生了什么?卡尔?”“后来?”卡尔重复了一遍,他本想反问对方凭什么把这件事忘记,后而想起愚蠢的是自己,他不是那个人,即使血液的流动,心跳,甚至是说话的语气都没什么差别,但那不是他,“后来他抛弃我了。我们就在这里见了最后一面,我给了他两分钟的时间,他试图说服我,布鲁斯提了路易斯,他怎么有脸去提起她呢?他拿出炸弹威胁我。我说,我相信你不会这么做。”他喉咙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呜咽声被拙劣的手法掩盖,“他。。咳咳,他就这么的松手了,我话还没说完,我没有伸手去接它,我知道我自己能做得到但是我呆住了。那一瞬间我意识到我从来没有了解过他。”布鲁斯将脚边的石块踢开,双臂抱胸略微斜靠在墙壁上听着卡尔的诉说,“我从来都不认识他,布鲁斯韦恩,还是蝙蝠侠,我给予了他所有的信任,而他却连一句安慰都不肯施舍给我。”

        “你还记得你问过我是否想要知道这个世界的蝙蝠侠去哪里了么?你看起来很惊讶我并不在乎。”卡尔的表情开始变得扭曲,这一刻他回到了从前,回到了不肯睡觉不肯放松的日子,他开始变得暴躁,易怒,他的大脑仿佛被什么东西啃食殆尽,噩梦随时都会在松懈的时候找上门来,“我不在乎,我不在乎他的死活,他的一切都再也跟我没关系了,我甚至希望他去死,我弄断了他的脊椎,但是他依旧还是活蹦乱跳,我们无数次的将对方打到血肉模糊,他责备我带走了达米安,责怪我杀死了绿箭,杀死了沙赞,但是这又怪谁呢?是他要发起的战争。他也没有干净到哪里去,如同乌龟一般缩在自己的壳子里派别人过来送死。我知道视差做了什么,我从头到尾都知道,也从头到尾都看着,我爱死了他的痛苦,我要看看他什么时候会被痛苦压倒,我要让他尝得我遭受的一切,这都是他和他令人作呕的城市带给我的,礼尚往来,我就应该送给他这份礼物。”

        布鲁斯看着地面摇了摇头,卡尔沉默下来,扭曲的恨意慢慢改变,迷茫和痛苦渐渐取代了它,“可是我做不到,我做不到不去想着他,我们恨不得杀死对方,我厌烦与他拌嘴但是又乐在其中,陷入过去的只有我一个人而已。我以为在所有人把我推向深渊的时候他会拉我一把,但是他却最终把我推下悬崖,剪断绳索的人是我,这怪不了别人。我想把一切做绝,这样我们就什么关系都没有了,
这样我就可以不沉浸在过去,但是我做不到,我还是会去怀念他,升起不该有的渴望,我渴望他可以回到我的身边,无论要我做什么都可以。但是他头也不会的往相反的方向走,我等他了,我真的等他了。我一直都在原地等他,直到我自己不走不行。我有无数次的机会杀死他,但是我下不去这个手,即使是戴安娜跟他说我需要他,我离不开他,他也只是头也不回的往前走。我受够了这个。带我离开这里。
”卡尔握住布鲁斯的肩膀祈求道,“带我离开这里,只要不是这里哪里都好。我呆不下去了。”他的能力似乎又回到了他的身上,成片的记忆开始如同闪回一般的侵蚀他的大脑,布鲁斯认得卡尔现在脸上的表情,曾经他坐在电脑面前看着毁灭的大都会和失去妻子的卡尔,那种沉寂的空白,布鲁斯抬起手抚摸着对方的头发,卡尔略微向前轻身试探性的靠在布鲁斯的肩膀处,然后因为脖颈的吻和拥抱痛哭。布鲁斯抬起手轻轻拍了拍卡尔的后背,“我带你离开。”布鲁斯露出一个笑容,语气里却没有一丝的欢愉,“我会带你离开这里,远离这个世界。”布鲁斯眯起眼睛小声的安慰着卡尔的情绪,他的目的达到了。

评论(6)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