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块碧玺

一条咸鱼水中游,出梗无文,正文无梗~
老婆是雷雷,爱她到永久~
现墙头众多,哪里遇到碧玺都不奇怪~
三观太正太纯洁的孩子勿近,本人无底线~

催眠【BS】[n-17] 终章

“催眠最终章”
由于随缘还在崩溃状态,les让我把催眠的最新章节发了出来,要不然好多人都以为太太挖的不是坑是坟😂

催眠还有一个番外就彻底完结了,为les太太疯狂打call,媳妇你是最棒的:D
原作者 @superVillain

催眠(番外2)


当卡尔试图将自己有些麻木的表情整理重塑,就如同粘土一般逐渐定型,他试图将自己变回熟悉的超人,但是有些事情永远改变了他,自己守护的大都会,以及路易斯还有自己未出生的孩子被上帝在整个世界上抹去他们的痕迹,只有自己的记忆永远的将他们封存在某个角落里,世界的谴责让他疲惫不堪,以及愤怒,还有绝望,但是这不是他该抱有的思想,卡尔试图挺起胸膛让自己看上去没有那么狼狈,实际上整个地球早就把他压垮。“听着,布鲁斯。你可以理解我的对么?”卡尔的眼神有些飘忽,他伸出手握住蝙蝠侠的肩膀,那片装甲发出不堪负重的呻吟扭曲变形,但是对方没有出声,只是用一种熟悉的延伸看着他,卡尔突然觉得胸口被空气堵塞,头晕目眩,“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小丑杀了路易斯。他让我杀了我的妻子,还有我未出世的孩子。你看现在。”他突然戛然而止并且瞪大眼睛,他最终还是一个人。如同急于求证,他的声音支离破碎,逐渐抬高音量,“告诉我。”

他甩开了卡尔的手,用陌生而冷漠的语气阐述着最近这几天所有人向他表述的核心内容,这就像是对他谴责的一个总结,自己孩子的教父,自己的挚友,混进人群中伸出那双厉爪在卡尔的身上留下最深的伤痕,亲手将他推进最后的悬崖,剪断最后的绳索,卡尔的思想飘忽着,他听到了谴责,站在高处,藐视着在悬崖底苦苦挣扎的罪恶之人,仿佛他不是罪魁祸首将审判扔进沼泽中,看着他沉溺,窒息,死亡。“卡尔,这本来就是你的错误,你触犯了我们的原则,你杀了小丑,你从来都没有真正的掌控你的能力,我们没什么可以谈的。我们从来都不是一路人。”“你在指责我?你怎么敢?指责我?!”卡尔几乎摇摇欲坠,颚骨收紧双手颤抖着,是谁不让他踏入哥谭?是谁执意保留氪石但是我从不过问,是谁.....卡尔直视着蝙蝠侠的眼睛,他缓缓地将肩膀垮下来,他突然明白了一切,蝙蝠侠从来没有信任过他,现

在他一定在沾沾自喜,看看!伟大的蝙蝠侠终于验证了自己的理论,超人是危险的,他为卡尔艾尔制造了一个笼子,然后亲手锁上了门,猜猜看谁才是那个傻瓜?“你爱他是不是?小丑?失去他是不是让你愤怒?布鲁斯?你本来就应该理解我为什么这么做,你,凭什么要求我在失去一切之后,还要我放任那个疯子伤害更多的人?”

蝙蝠侠瞪大了眼睛,卡尔莫名的有了一种报复的快感,自己交付所有信任给这个人,但是他是怎么做的?不屑一顾的将其踩踏,一切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我也失去了我的父母。当旧的罪犯灭亡就会有新的罪犯,你不能...”卡尔咆哮着打断了他说的话:“那不一样!你没有能力拯救你的父母!你也不是那把枪!我有能力拯救一切!他们就应该恐惧我!就应该惧怕我的能力!我将停止战争!停止犯罪!停止哭泣!停止痛苦!带来和平!他们就是应该被恐吓,吓到他们手抖没办法按下原子弹的按钮!这是路易斯想要的!”“也是你唯一能做得,你不过是把你的意愿强加到所有人身上!你怎么敢!”卡尔的话音刚落,蝙蝠侠随着也咆哮出声,四周的声波惊起洞穴中的生物,吓得他们四散逃走,“你也在做同样的事情!所有人都在做同样的事情!报纸!广播!新闻!现在包括你!”卡尔掀翻了自己手边的战车,“所有人都在指责我凭什么杀人!为什么要求我在失去了我一生的挚爱,我的孩子之后要我迅速的站起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告诉我!你是不是也是这么想的?”布鲁斯沉默着,看着卡尔迅速跳动的食指,他没有作声,卡尔颤抖着,再次将略微弯下去的背部挺直,扬起下巴,他知道答案了。一瞬间几乎卡尔想要愤怒的咆哮,更想大笑一场,随即他迅速厌恶了自己,他没办法再呆在这里了。从此以后都不再想。我恨你。卡尔咬紧牙齿抿紧嘴角,死死的盯着转身继续回去工作的蝙蝠侠,我恨你。

作者的话:
事实上是这样的,这篇番外比较的重点,解释了为什么其实不义超人根本就不爱不义蝙蝠的原因,其中也涉及到了蝙蝠侠和超人根本的理念不同,但是在某种程度上阿卡姆蝙蝠却做了卡尔一直希望蝙蝠侠做的事情【我指的不是做爱= =】实际上不义中的超人始终处在崩溃的边缘,因为他始终都希望可以有一个血脉,人生三大悲卡尔年纪轻轻就在同一个星期同时遭遇。
最关键的是在他杀了小丑之后没有几个人表示我理解你,而是所有人都在谴责他的所作所为,站在道德的顶端进行所谓的道德束缚,所以他就跑去找不义蝙蝠要安慰【话不能这么说】谁知道蝙蝠侠也是站在人群中谴责他,而且呼声最高,这个感觉在卡尔眼里就如同背叛了全世界把背后交给了你,而你却活生生捅了我一刀还怪我为什么不把胸口露给你一样的蛮不讲理。而且最开始的时候说不让插手哥谭事情的也是蝙蝠,在卡尔眼里蝙蝠侠多少都要为路易斯的死负责。而且蝙蝠侠用自己死去的父母作为例子告诉他你看我不也是没杀了凶手,但是事实上卡尔什么也没有了,但是布鲁斯还有阿福还有罗宾们,根本不会孤单。在卡尔看上去这个例子根本不成立,尤其是布鲁斯不是杀死自己父母的那个人【那把枪指的就是杀死布鲁斯父母凶手手中的手枪】而且当时的布鲁斯还太小,但是卡尔不同,只是因为卡尔太过信任布鲁斯所以没有试图插手过导致了现在这个样子,至于关于统治地球,其实卡尔根本不是为了路易斯,是为了他自己,为了不让他自己崩溃至少也要找出一个理由来维持自己活在这个世界上,不然卡尔就真的会疯的,至于卡尔为什么手抖,是因为卡尔有精神紧张以及暴躁症【何弃疗】导致神经性抽搐和喜怒无常。
但是真的是蝙蝠侠蛮不讲理么?并不是,对于蝙蝠侠而言他所说的一点也没有错,既然选择做了英雄就要承担起一切的后果,包括死亡,即使是在痛苦也要撑下去,但是布鲁斯算错了一点,即使他知道卡尔不是人类,也是把卡尔和自己放在同一条线上【这是他的尊重和信任,代表其实他承认了卡尔】导致了他用自己的要求去衡量卡尔,但是其实卡尔内心兵没有布鲁斯强大相反脆弱至极,其实布鲁斯相当的信任卡尔,这就是为什么他并没有说用心收藏氪石【跟其他世界老爷不一样x其他简直是氪石狂魔】基本都是见到了再说,但是由于两个人的沟通有毛病,所以误会加深。

催眠(番外1)

                                                                     

       故地重游的感觉并不怎么样人愉快,无论是大都会或者是阿卡姆他都没有再去看一眼,只是这次不一样,当布鲁斯强行将他带到阿卡姆的时候他终究还是冲着对方发了一次脾气,即使克拉克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并不是始作俑者,背叛的滋味并不好受,他咒骂,握拳锤向墙壁,砸毁了一切他可能破坏的东西,这个地方伴随着他的记忆被冲入历史的洪流中,除了一副残骸和空壳还在向着人们诉说着往事就什么都没剩下,也没有机会挽回,或者说,他从未想到过要挽回。“或者向他低头。”卡尔诉说着,“即使是阿卡姆废弃之后,他也经常回来看看。我当然知道这个,我时刻都在关注着他。”

         布鲁斯没有搭腔,这让卡尔感觉自己就像是自言自语,如同上了年纪的老人对着破败不堪的墙壁回忆着历史“当然我知道他缅怀什么。他在怀念小丑,怀念双面,怀念所有的人。”布鲁斯发出一声叹息询问道:“你在其中么?”“不,我从来都不是他们中的一员。他不会这么做。我就像是一个陌生人,或者其他什么,即使是他知道小丑杀死路易斯之后也要求我站起来,挺直腰板继续像从前一样微笑着拯救整个世界。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卡尔呢喃着扯动嘴角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我去找他寻求一个安慰,他做的只是把我推开,就好像他不是我儿子的教父,就好像。”卡尔咬住牙齿,红色的光在瞳孔处闪烁着,热量开始灼烧扭曲空气,他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弯下始终都挺直着腰板,刻意的压抑的咆哮从他的胸腔里挤出,“我并不重要,我没有在他的人生中占有一席之地,他为我的堕落而欢呼,耻笑我的懦弱,堂而皇之的站在道德顶端指责我。”卡尔学着蝙蝠侠的语气略微晃了晃脑袋,“看看你都做了什么?路易斯不希望你这么做,我也失去了我的父母。”

         “这概念根本就不一样,告诉我布鲁斯。你是那杆枪么?”卡尔抬起头看向对方,执着的追问着,“你是么?”布鲁斯沉默着,他抬起左手又有些犹豫的放下,某种情绪开始在卡尔内心聚集翻滚放大,他依旧被关在一个笼子里,没人能把他解救出来,除了他自己。“我不是。我不是他。”布鲁斯放任卡尔的所作所为,他感觉自己就快要成功了,“后来发生了什么?卡尔?”“后来?”卡尔重复了一遍,他本想反问对方凭什么把这件事忘记,后而想起愚蠢的是自己,他不是那个人,即使血液的流动,心跳,甚至是说话的语气都没什么差别,但那不是他,“后来他抛弃我了。我们就在这里见了最后一面,我给了他两分钟的时间,他试图说服我,布鲁斯提了路易斯,他怎么有脸去提起她呢?他拿出炸弹威胁我。我说,我相信你不会这么做。”他喉咙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呜咽声被拙劣的手法掩盖,“他。。咳咳,他就这么的松手了,我话还没说完,我没有伸手去接它,我知道我自己能做得到但是我呆住了。那一瞬间我意识到我从来没有了解过他。”布鲁斯将脚边的石块踢开,双臂抱胸略微斜靠在墙壁上听着卡尔的诉说,“我从来都不认识他,布鲁斯韦恩,还是蝙蝠侠,我给予了他所有的信任,而他却连一句安慰都不肯施舍给我。”

        “你还记得你问过我是否想要知道这个世界的蝙蝠侠去哪里了么?你看起来很惊讶我并不在乎。”卡尔的表情开始变得扭曲,这一刻他回到了从前,回到了不肯睡觉不肯放松的日子,他开始变得暴躁,易怒,他的大脑仿佛被什么东西啃食殆尽,噩梦随时都会在松懈的时候找上门来,“我不在乎,我不在乎他的死活,他的一切都再也跟我没关系了,我甚至希望他去死,我弄断了他的脊椎,但是他依旧还是活蹦乱跳,我们无数次的将对方打到血肉模糊,他责备我带走了达米安,责怪我杀死了绿箭,杀死了沙赞,但是这又怪谁呢?是他要发起的战争。他也没有干净到哪里去,如同乌龟一般缩在自己的壳子里派别人过来送死。我知道视差做了什么,我从头到尾都知道,也从头到尾都看着,我爱死了他的痛苦,我要看看他什么时候会被痛苦压倒,我要让他尝得我遭受的一切,这都是他和他令人作呕的城市带给我的,礼尚往来,我就应该送给他这份礼物。”

        布鲁斯看着地面摇了摇头,卡尔沉默下来,扭曲的恨意慢慢改变,迷茫和痛苦渐渐取代了它,“可是我做不到,我做不到不去想着他,我们恨不得杀死对方,我厌烦与他拌嘴但是又乐在其中,陷入过去的只有我一个人而已。我以为在所有人把我推向深渊的时候他会拉我一把,但是他却最终把我推下悬崖,剪断绳索的人是我,这怪不了别人。我想把一切做绝,这样我们就什么关系都没有了,
这样我就可以不沉浸在过去,但是我做不到,我还是会去怀念他,升起不该有的渴望,我渴望他可以回到我的身边,无论要我做什么都可以。但是他头也不会的往相反的方向走,我等他了,我真的等他了。我一直都在原地等他,直到我自己不走不行。我有无数次的机会杀死他,但是我下不去这个手,即使是戴安娜跟他说我需要他,我离不开他,他也只是头也不回的往前走。我受够了这个。带我离开这里。
”卡尔握住布鲁斯的肩膀祈求道,“带我离开这里,只要不是这里哪里都好。我呆不下去了。”他的能力似乎又回到了他的身上,成片的记忆开始如同闪回一般的侵蚀他的大脑,布鲁斯认得卡尔现在脸上的表情,曾经他坐在电脑面前看着毁灭的大都会和失去妻子的卡尔,那种沉寂的空白,布鲁斯抬起手抚摸着对方的头发,卡尔略微向前轻身试探性的靠在布鲁斯的肩膀处,然后因为脖颈的吻和拥抱痛哭。布鲁斯抬起手轻轻拍了拍卡尔的后背,“我带你离开。”布鲁斯露出一个笑容,语气里却没有一丝的欢愉,“我会带你离开这里,远离这个世界。”布鲁斯眯起眼睛小声的安慰着卡尔的情绪,他的目的达到了。

【BS】[阿卡姆蝙蝠/不义超人】催眠【nc-17】(一)by les

注: 各种警告,各种的play,我努力不崩,会有子宫设定。但是没生子x

监视器已经保持了持续在同一位置很久了。卡尔有些不安的抿紧嘴角。前些日子那细小机械转动的声音消失了。他甚至都可以看到黑色的表面上一层灰尘。照射这的红色太阳光线时刻散发着热量。而蝙蝠侠如同那个早就停止转动的监视器一样再也没有出现在他的面前。他早就在昨天表达抗议掀翻了这个监狱里唯一的一张桌子,将它强行撞向牢房的大门。随着断裂声引来的仅仅只是门卫。那群试图将自己对于他的深层而刻入灵魂的恐惧,透过毫无作用的枪口抵住这个囚犯的胸口来可怜巴巴的给予自己唯一一点安慰。人类。至于现在,他就像是被关在笼子里的狮子,除了用暴力表达自己的不满什么也做不到。他早就被蝙蝠侠折断了爪子。但这不代表他放弃了自己的骄傲。一直都是。日日夜夜的争吵不会有任何的结果。卡尔将自己的脸颊埋在枕头中试图闷死自己。日复一日,却没有等到自己想要的人来。
“day1”